• 網站首頁
  • 國內
  • 國際
  • 産業
  • 宏觀
  • 公司
  • 體育
  • 評論
  • 人物
  • 投資理財
  • 曹德旺:“我不會跑出去”

    發布時間: 2019-11-04 11:19首頁:亞博 > 投資理財 > 閱讀()

    (記者 孫文婧)近日,福建汽車玻璃制造商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一段接受媒體采訪的視頻在社交媒體熱傳。在視頻中,曹德旺稱自己投資10億美元在美國建廠,對比中美制造業環境差異,他認爲中國制造業現在成本過高、企業稅負過重。由此被曲解爲“曹德旺跑了”現象,意指中國制造業外流,引發輿論熱議。  目前身在歐洲的曹德旺,在接受財新記者電話采訪時回應稱,制造業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根基,“我不會跑出去”。他表示,制造企業在海外投資建廠,是爲了更好融入全球供應鏈,是實現企業全球化戰略的路徑之一。  立足中國制造業,曹德旺認爲,中國“去工業化”的過程開始地過早,導致經濟現在過度脫實向虛。“現在更應該談的是實業救國。”他認爲,應該通過抑制基建投資過熱,有效引導勞動力回流制造業。同時,通過提高所得稅、降低增值稅來爲小微企業減輕稅負,降低中國制造業成本。  他認爲,作爲全球供應鏈中的一環,中國企業要想成爲跨國公司和全球化的供應商,就必須“走出去”投資。但制造企業海外投資應當謹慎,應立足于如何更好融入供應鏈進行生産,而不是單純爲了“撈一筆錢”。“如果盲目走出去,就等于去送死和捐款。”  “要想成爲跨國公司,就必須走出去”  年屆古稀的曹德旺,出生于福建福清。1987年,他一手成立福建福耀玻璃有限公司,迄今發展爲中國最大的汽車玻璃制造廠商,“A+H”股上市公司。目前,福耀占國內汽車玻璃市場的份額在70%左右。  在全球市場,福耀也是寶馬、奔馳、奧迪、通用、豐田等國際主要汽車廠商的玻璃供應商。目前,福耀在美國、俄羅斯等國家都已投資建廠。2016年10月1日,福耀集團投資6億美元建立的全球最大汽車玻璃單體工廠正式在美國俄亥俄州竣工投産。此前在2014年,福耀玻璃已在美國投資4億美元生産汽車玻璃。  曹德旺表示,福耀本身就是全球汽車制造供應鏈中的一環。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生産國,他們希望供應商都能在其本土生産。  “因爲沒有汽車玻璃,汽車就生産不出來。這牽涉到安全生産的要求和供應鏈能力的問題。”曹德旺解釋。“我從美國拿到訂單,在中國本土生産,就必須經過運輸環節。客戶會關心,你是通過海運、飛機還是鐵路把貨運過來?如果發生海嘯、台風,你還能不能按時交貨?人家做汽車廠的都會考慮這些問題,你的供應能力會影響訂單數量和企業發展。”  因此,曹德旺對財新記者強調稱,他在海外投資建廠,並非要“逃離”中國,也不是跟風美國制造業回流風潮。“是要變成一個全球性公司,就必須在美國建廠。”他強調,制造企業要想成爲一個跨國公司,必須融入全球供應鏈之中,必須跟過去投資,這是必經之路。  曹德旺稱,在海外投資建廠之前,福耀的全球市場份額大約在10%左右。“以前是從海外拿到訂單,在本土生産運出去,在海外建廠以後訂單數量逐步增加。”福耀的美國工廠主要供應當地汽車廠商,俄羅斯廠主要供應歐洲和俄羅斯市場。近期福耀還將在德國繼續投資建廠,計劃投資七八千萬美元。  “因爲你不去德國建廠,汽車廠不願意跟你合作。我們的美國工廠計劃從2017年1月1日起開始從本土供貨,這也是客戶提出的要求。”曹德旺稱。  盲目“走出去”就是去捐錢  事實上,早在20年前,福耀就開啓了海外投資之路,其中也曆經曲折。  曹德旺告訴財新記者,1995年福耀開始投資美國,曾在1995-1998年間虧損了1000萬美元。直到2013年,曹德旺才決心正式在美國建廠。1997年,福耀首次投資俄羅斯並設立辦事處,直到2011年才通過跟德國大衆公司合作的方式,正式決定在俄羅斯建立工廠,“觀察了14年”。  “走出去的每個項目我都特別謹慎。”曹德旺反複對財新記者強調。盡管如此,福耀也曾在海外因管理制度沖突等問題蒙受過損失。“我鼓勵中國制造業走出去,但一定要特別謹慎。”曹德旺稱,那些不屬于産業供應鏈環節上的投資,很容易出問題。  他以海外投資建廠的貸款問題舉例稱,海外建廠的成本並不低廉。他指出,普通民企到美國拿地建廠,因爲沒有信用積累,銀行貸款利率在8%以上。“這能做的下去嗎?”福耀因爲供應美國汽車品牌有十幾年曆史,有一定的市場認可度和信譽度,因此可拿到低至1.2%左右的貸款。“我也是憑這樣的優勢,還有跟長期積累的跟供應商談判的溢價能力,才能賺到錢。”  勞動力成本高和年齡結構偏大是在海外生産的另一大問題。曹德旺稱,在美國工廠工人的平均工資大約是國內的8倍左右,且年齡介于五六十歲左右。“招不到我們想要的年輕勞工。”他表示。除了勞動力成本高一些之外,美國工廠的電費“只有國內一半,天然氣價格是國內五分之一,企業稅也比國內便宜,所以整體來說跟國內生産的成本是平衡的。前提是我們已經是做了十幾年的品牌供應商,中小民營企業出去肯定做不到。”他說。  中國制造業要做國際化和“走出去”,曹德旺稱,要先想清楚爲什麽要出去?拿什麽東西出去?技術、産品還是資本?如果不了解當地的法律法規和風土人情,盲目走出去,想撈一筆錢的,“就是去送死和捐錢,走出去投資處處是陷阱,不是撒野的地方。”他強調。  要爲國內小微企業減稅  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曹德旺指出國內制造業存在著人才過度流向金融和IT等服務業、勞動力成本上升、企業稅負重、運輸成本高等問題,激發了輿論對中國制造業向外海轉移、加劇空心化的擔憂。  曹德旺對財新記者回應稱,制造業是中國經濟的根本,現在更應該倡導“實業救國”,避免過度脫實向虛,過度重視發展虛擬經濟。他強調,福耀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占70%以上,每年繳稅達二三十億。“我不會跑。”  他認爲,相較于美國,中國“去工業化”進程開始地過早。美國從工業革命到上世紀70年代開始去工業化,發展金融、房地産等行業,工業化曆經了200多年進程。“即使如此,他們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還是吃了虧,提出要重新發展高端制造業。”  他認爲,中國工業曆程較短,至今還遠未到過度強調發展虛擬經濟而“去工業化”的時機,現在仍然需要踏實地重視發展制造業。  當前,國內制造業出現了企業稅負重、勞動力成本上升等現象。他認爲,必須爲中小企業減稅。但減稅不是一刀切的事情。首先要爲小微企業減稅,因爲小微企業是經濟發展的“神經末梢”,作爲大型企業的供應鏈一部分,小微企業發展不好大型企業也會受影響。其次,減稅不是直接減,要通過改革增值稅,提高所得稅,來良性調節企業稅負。  對勞動力成本上升問題,曹德旺認爲價格問題主要是市場供需變化導致的,制造業勞動力市場的供給少擡升了成本。應該通過抑制過熱的房地産和基建投資,有效引導勞動力向制造業回流,來改善勞動力市場結構,支持制造業發展。  “産業政策是需要政府制定的,也需要全社會的支持和努力。”曹德旺表示。作爲制造企業,在執行層面除了穩步推進全球化戰略,當前重點還要紮實推進向智能制造和工業4.0的轉型。“要做全球化企業,必須要實現全球範圍內工廠的智能化和自動化管理,做工業大數據和物聯網。”他表示。

    特別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造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2019 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