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3p2anv"></acronym>
                • <optgroup id="6vn10r"></optgroup><q id="6vn10r"></q><span id="6vn10r"></span><code id="6vn10r"></code><noframes id="6vn10r">
                    • <strong id="92l3ny"></strong><acronym id="92l3ny"></acronym><u id="92l3ny"></u>
                        • 網站首頁
                        • 國內
                        • 國際
                        • 産業
                        • 宏觀
                        • 公司
                        • 體育
                        • 評論
                        • 人物
                        • 投資理財
                        • 秦天寶:強勢督察能否突破環保難題

                          發布時間: 2019-11-04 11:18首頁:亞博 > 人物 > 閱讀()

                          /天天財經背景:近日,中央環保督察組陸續向甯夏、黑龍江、江蘇、河南、內蒙古反饋督察意見。據不完全統計,上述五省份因爲環保被問責的總人數超過2600人,其中,哈爾濱、鄭州等城市因大氣汙染等問題被督察組點名,力度空前。  比如,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向河南省反饋的督察情況顯示,該省截至目前有2682件環境問題舉報已辦結,共責令整改1614件,立案處罰188件,拘留31人,約談148人,責任追究1231人。  在黑龍江省,督察組轉辦的群衆舉報案件已基本辦結,責令整改1034件,立案處罰220件,拘留28人,約談32人,問責13個黨組織、20個單位和560人。  除了大氣汙染,河流、地表水汙染,地下水超采等現象也很突出。據了解,2016年7月,今年首批8個中央環保督察組相繼進駐內蒙古、黑龍江、江蘇、江西、河南、廣西、雲南、甯夏,開展爲期一月的環保督察工作。  【天天財經觀點】  武漢大學環境法研究所所長秦天寶教授介紹,雖然《環保法》修訂被認爲是“史上最嚴”,但執法落地依舊面臨阻力,地方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可能會存在一些“沖突”,尤其是當前經濟處于下行周期,矛盾更爲突出。而中央環保督查組借助監察紀律和組織人事措施,相當程度上推動環保監督從地方利益藩籬中“突圍”。  環保督察制度來自頂層設計。2015年7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環境保護督察方案(試行)》。在此之前,已經建立的區域督查中心以及環保督政約談制度,都爲環保督察提供了一定實踐經驗。  2016年1月4日,環境保護督察正式開啓,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河北省開展曆時1個月的環境保護督察巡視試點工作,河北省省委書記、省長以及省主要幹部被約談。  秦天寶表示,2002年,環保部在華南、華東地區先後試點區域督查中心,而後又分別設立六大督查中心,督查中心“相當于環保部外派機構,常設且有編制,而環保督察屬于一種工作機制。中央環保督察組不再是單純的環保行政執法範圍,而是以國務院名義,有中央紀委和中組部參與,違法違紀直接與紀委對接,考核結果與組織部門對接,旨在貫穿‘黨政同責’制度。”  中央環保督察組代表黨中央、國務院對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和政府及其有關部門開展環境保護督察,由環保部牽頭成立。督查組成員分別來自環保部、中央辦公廳及國務院辦公廳。  “過去環保執法的最大問題就是很難約束地方黨委和政府。”秦天寶說,區域督查中心只有檢查、調查和建議權,缺乏相應的制約手段;作爲環保部的派出機構,是以環保部名義開展工作,督查力度畢竟有限,影響層級和範圍也有限,難以對地方黨委政府形成有效約束。而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直接針對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和政府,既可以“督黨”、也可以“督政”,權威性和威懾力大大提升。  當然,中央環保督察組並不是沒有遇到“障礙”。比如,在河北督察期間,中央督察組共接到石家莊藁城區群衆舉報案件77件,交由地方調查後,77件舉報中僅有7件屬實,占比不到10%。中央督察組要求河北省對這77件舉報案件逐一核實。最終調查結果表明,這77件舉報案件基本屬實。  隨著中央環保督察組工作的陸續展開,地方也相繼成立類似督察機制。比如,2016年4月,湖南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湖南省環境保護督察方案(試行)》。督察主要針對各市州和部分生態功能地位重要、環境保護任務繁重或環境問題相對突出的縣市區黨委和政府及有關部門開展,原則上每年安排2至3個市州、5個左右縣市區開展。環境保護督察結果將作爲各級黨政領導幹部任免的重要依據。  “目前來看,環保督查有自上而下形成常態化的趨勢。可以說,環保督查的機制正在形成中。”秦天寶說,環保督察組比較符合現實需求,在現在體制下,是比較有效的,但是,如何與法律對接,將實踐操作納入法治渠道,還需通過細化法律法規等方式,進一步完善相關程序和機制,“尤其應該避免一陣風。”另外,如何銜接現有督查機制和環保督察,合理優化職能,也是應該考慮的內容之一。  秦天寶認爲,地方黨委和政府應該調整認識,環境保護督察的目的不是限制當地經濟發展,而是希望以督察爲手段,推動當地尋求更合理的發展模式,促進經濟轉型,實現綠色發展。  秦天寶也表示,雖然環保督察的效果顯著,但“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裏”,環境保護應該全方位多機制地推進。就立法而言,還有很多法律條文的規定比較原則、甚至粗糙,不利于地方具體實施,因此需要完善立法、提升立法的可操作性。執法層面,環保部門要敢于執法,對于違法情況,絕不手軟;督企的同時也要督政,“現在面臨的情況是,政府部門守法更重要。”  秦天寶還建議,無論中央環保督察,還是區域督查中心,都屬于自上而下的監督,而公衆參與則提供了另外的路徑,重在自下而上的監督。尤其是在中東部地區,公衆對環境質量要求越來越高,應該積極鼓勵和引導,包括“探索公衆監督與中央環保督察組在內的監督機制的良性互動關系。”  “可以說,當前環境保護面臨著大好形勢,但能否借此機會徹底解決過去累積的問題,現有情勢能否扭轉,未來一段時間的攻堅將是關鍵。對此,我持審慎樂觀的態度。”秦天寶說。

                          特別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造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2019 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