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76xfjo"></i>
              2. 網站首頁
              3. 國內
              4. 國際
              5. 産業
              6. 宏觀
              7. 公司
              8. 體育
              9. 評論
              10. 人物
              11. 投資理財
              12. 尹中立:A股有考驗股災後低點可能性

                發布時間: 2019-11-04 11:17首頁:亞博 > 評論 > 閱讀()

                2017年股市投資展望  股市的重要擾動因素。如果美元強勢持續,則資本外流,不利于我國股市走強。從曆史經驗看,每當美元進入加息周期,全球資本向美國流動,新興市場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尤其是負債率高的經濟體將遭到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2008年之後我給實行了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非金融類企業的負債率大幅度上升,2012年之後,金融領域的主導思想是放松金融管制。由于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普遍存在預算軟約束,金融自由化的結果是負債率飙升,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野蠻生長,其中隱含的金融風險是不言而喻的。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說明決策層已經意識到這一點。當資本流向出現變化,需要高度關注金融市場的流動性風險。決定市場流動性的不是總量而是邊際的增量。今年前三季度市場還處在“資産荒”的狀態,進入年底就出現了“資金荒”,從“資産荒”到“資金荒”的轉變十分迅速,關鍵就在外彙占款的減少導致的邊際流動性收緊。如果資本外逃在未來持續成爲常態,則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緊張狀態也將是常態。更需要關注的是,如果歐洲政壇上民粹主義在主要國家占主導地位,則歐元將逐漸步入解體的趨勢,歐元兌美元將大幅度貶值,美元指數將飙升,對人民幣構成較大的壓力。這將威脅到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對中國股市也構成嚴重的威脅。3、從監管政策視角看,“總結股災教訓、恢複市場的正常功能和秩序”(這是今年的股市政策基調)仍然是2017年度的股市政策導向。“穩健發展”將是2017年股市監管者的指導思想。因爲2017年恰逢重要的政治周期。2015年股災之後政府資金已經深度介入股市二級市場,使得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能力維護市場的穩定。2016年的股市波動幅度越來越收斂的現象表明,政府資金的操作起到了平准基金的作用,估計此舉在2017年仍然會重複。爲了貫徹“金融爲實體經濟服務”的思路,以及經濟工作會議確立的“爲企業去杠杆”的指導思想,新股發行的節奏將繼  值得稱道的是筆者曾經准確預測了過去三年股市的走勢。續加快。今年11月份以後平均每個交易日發行2只新股,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數量受到一定控制。從服務實體經濟的角度看,增加新股融資是對實體經濟最好的支持,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屬于錦上添花之舉,因爲上市公司在銀行融資是十分便利的,把更多的資金配置到新股是正確的。因此,“新股加速,再融資減緩”在2017年還會繼續。新股的加速發行對二級市場的影響不可忽視。2016年的上市公司再融資數量大約爲2萬億元,而新股發行融資只有1500億元左右。假如2017年股市融資總規模不變,但新股融資從1500億元增加到5000億元,意味著當前等待上市的公司基本可以實現上市融資,新股數量將增加600多家。受此影響殼公司的股價將受到挑戰。近期,中小創的股價不斷走低,創業板的走勢明顯弱于主板市場,其邏輯正是如此。這種分化的走勢在2017年將繼續,“抓大放小”(即買入藍籌股,賣出創業板股票)可能是正確的對沖操作策略。總體而言“維持穩定”將是2017年度股市的主基調,股價難以出現趨勢性上升。主要的挑戰可能來自房地産市場及彙率因素,在受到外界因素沖擊下,股指有考驗股災後的低點可能性。2013年底筆者預言2014年會出現第二次5·19行情,即政府會刺激股市,使股市在經濟基本面沒有好轉的背景下走強(類似的做法在1999值得稱道的是筆者曾經准確預測了過去三年股市的走勢。2013年底筆者預言2014年會出現第二次5·19行情,即政府會刺激股市,使股市在經濟基本面沒有好轉的背景下走強(類似的做法在1999年曾經嘗試過)。事實表明2014年至2015年中的確出現牛市,而股價上漲的原因是人爲的通過增加資金杠杆所致,即所謂的“水牛”。2014年底成功預測了2015年股市上5000點,而當時則被市場和媒體當作雷人的故事,甚至有些媒體把該預測作爲笑話來炒作。在2015年5月份,筆者認爲股災即將發生,不幸也被驗證。成功預測了過去三年的股市走勢,並不表明現在對2017年的股市預測一定是准確的,因爲股市的最大特點是難以預測。之所以過去幾年預測准確,可能是筆者的預測方法和分析邏輯在過去幾年是適用的,但願這個方法還繼續有效。筆者以爲,影響2017年股市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幾點:1、從市場博弈的心理因素看,2015年度的股災對市場的負面影響沒有消除,投資對股市的信心還處在低迷狀態。有關投資對股市的信心可以從投資者持倉賬戶占全部有效賬戶的比例數據中直觀反應出來(投資者持倉賬戶占比在2016年持續下降)。根據以往的市場波動周期,市場信心的回落至恢複大約需要3至4年的時間,2017年度市場的信心仍然處在“療傷”階段。有人從資産配置的角度,推測樓市高位回落將有利于股價的上漲,筆者的看法則相反,樓市下跌可能是股市的主要風險來源。樓市在政策打壓下,成交量已經逐漸回落,估計2017年樓市的價格總體也不會再出現快速上漲的狀態。樓市與股市的關系並非簡單地跷跷板的關系,當樓市進入熊市時,股市也難有起色,樓市從高位回落降導致房地産投資下滑,鋼鐵、建材、家電等相關産業都會受到沖擊。更重要的是,當樓市低迷時,商業銀行(包括影子銀行)的信用創造能力會下降,市場整體的流動性會減少。市場普遍估計的資金將從樓市撤出進入股市的假設是錯誤的。2、從外部環境看,美元升值將是影響未來年曾經嘗試過)。事實表明2014年至2015年中的確出現牛市,而股價上漲的原因是人爲的通過增加資金杠杆所致,即所謂的“水牛”。  2014年底成功預測了2015年股市上股市的重要擾動因素。如果美元強勢持續,則資本外流,不利于我國股市走強。從曆史經驗看,每當美元進入加息周期,全球資本向美國流動,新興市場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尤其是負債率高的經濟體將遭到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2008年之後我給實行了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非金融類企業的負債率大幅度上升,2012年之後,金融領域的主導思想是放松金融管制。由于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普遍存在預算軟約束,金融自由化的結果是負債率飙升,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野蠻生長,其中隱含的金融風險是不言而喻的。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說明決策層已經意識到這一點。當資本流向出現變化,需要高度關注金融市場的流動性風險。決定市場流動性的不是總量而是邊際的增量。今年前三季度市場還處在“資産荒”的狀態,進入年底就出現了“資金荒”,從“資産荒”到“資金荒”的轉變十分迅速,關鍵就在外彙占款的減少導致的邊際流動性收緊。如果資本外逃在未來持續成爲常態,則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緊張狀態也將是常態。更需要關注的是,如果歐洲政壇上民粹主義在主要國家占主導地位,則歐元將逐漸步入解體的趨勢,歐元兌美元將大幅度貶值,美元指數將飙升,對人民幣構成較大的壓力。這將威脅到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對中國股市也構成嚴重的威脅。3、從監管政策視角看,“總結股災教訓、恢複市場的正常功能和秩序”(這是今年的股市政策基調)仍然是2017年度的股市政策導向。“穩健發展”將是2017年股市監管者的指導思想。因爲2017年恰逢重要的政治周期。2015年股災之後政府資金已經深度介入股市二級市場,使得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能力維護市場的穩定。2016年的股市波動幅度越來越收斂的現象表明,政府資金的操作起到了平准基金的作用,估計此舉在2017年仍然會重複。爲了貫徹“金融爲實體經濟服務”的思路,以及經濟工作會議確立的“爲企業去杠杆”的指導思想,新股發行的節奏將繼5000點,而當時則被市場和媒體當作雷人的故事,甚至有些媒體把該預測作爲笑話來炒作。在2015年5月份,筆者認爲股災即將發生,不幸也被驗證。  成功預測了過去三年的股市走勢,並不表明現在對2017年的股市預測一定是准確的,因爲股市的最大特點是難以預測。之所以過去幾年預測准確,可能是筆者的預測方法和分析邏輯在過去幾年是適用的,但願這個方法還繼續有效。  筆者以爲,影響2017年股市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幾點:  1、從市場博弈的心理因素看,2015年度的股災對市場的負面影響沒有消除,投資對股市的信心還處在低迷狀態。有關投資對股市的信心可以從投資者持倉賬戶占全部有效賬戶的比例數據中直觀反應出來(投資者持倉賬戶占比在2016年持續下降)。根據以往的市場波動周期,市場信心的回落至恢複大約需要3至4年的時間,2017年度市場的信心仍然處在“療傷”階段。  值得稱道的是筆者曾經准確預測了過去三年股市的走勢。2013年底筆者預言2014年會出現第二次5·19行情,即政府會刺激股市,使股市在經濟基本面沒有好轉的背景下走強(類似的做法在1999年曾經嘗試過)。事實表明2014年至2015年中的確出現牛市,而股價上漲的原因是人爲的通過增加資金杠杆所致,即所謂的“水牛”。2014年底成功預測了2015年股市上5000點,而當時則被市場和媒體當作雷人的故事,甚至有些媒體把該預測作爲笑話來炒作。在2015年5月份,筆者認爲股災即將發生,不幸也被驗證。成功預測了過去三年的股市走勢,並不表明現在對2017年的股市預測一定是准確的,因爲股市的最大特點是難以預測。之所以過去幾年預測准確,可能是筆者的預測方法和分析邏輯在過去幾年是適用的,但願這個方法還繼續有效。筆者以爲,影響2017年股市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幾點:1、從市場博弈的心理因素看,2015年度的股災對市場的負面影響沒有消除,投資對股市的信心還處在低迷狀態。有關投資對股市的信心可以從投資者持倉賬戶占全部有效賬戶的比例數據中直觀反應出來(投資者持倉賬戶占比在2016年持續下降)。根據以往的市場波動周期,市場信心的回落至恢複大約需要3至4年的時間,2017年度市場的信心仍然處在“療傷”階段。有人從資産配置的角度,推測樓市高位回落將有利于股價的上漲,筆者的看法則相反,樓市下跌可能是股市的主要風險來源。樓市在政策打壓下,成交量已經逐漸回落,估計2017年樓市的價格總體也不會再出現快速上漲的狀態。樓市與股市的關系並非簡單地跷跷板的關系,當樓市進入熊市時,股市也難有起色,樓市從高位回落降導致房地産投資下滑,鋼鐵、建材、家電等相關産業都會受到沖擊。更重要的是,當樓市低迷時,商業銀行(包括影子銀行)的信用創造能力會下降,市場整體的流動性會減少。市場普遍估計的資金將從樓市撤出進入股市的假設是錯誤的。2、從外部環境看,美元升值將是影響未來 有人從資産配置的角度,推測樓市高位回落將有利于股價的上漲,筆者的看法則相反,樓市下跌可能是股市的主要風險來源。樓市在政策打壓下,成交量已經逐漸回落,估計2017年樓市的價格總體也不會再出現快速上漲的狀態。樓市與股市的關系並非簡單地跷跷板的關系,當樓市進入熊市時,股市也難有起色,樓市從高位回落降導致房地産投資下滑,鋼鐵、建材、家電等相關産業都會受到沖擊。更重要的是,當樓市低迷時,商業銀行(包括影子銀行)的信用創造能力會下降,市場整體的流動性會減少。市場普遍估計的資金將從樓市撤出進入股市的假設是錯誤的。  2、從外部環境看,美元升值將是影響未來股市的重要擾動因素。如果美元強勢持續,則資本外流,不利于我國股市走強。  從曆史經驗看,每當美元進入加息周期,全球資本向美國流動,新興市場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尤其是負債率高的經濟體將遭到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2008年之後我給實行了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非金融類企業的負債率大幅度上升,2012年之後,金融領域的主導思想是放松金融管制。由于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普遍存在預算軟約束,金融自由化的結果是負債率飙升,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野蠻生長,其中隱含的金融風險是不言而喻的。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說明決策層已經意識到這一點。  股市的重要擾動因素。如果美元強勢持續,則資本外流,不利于我國股市走強。從曆史經驗看,每當美元進入加息周期,全球資本向美國流動,新興市場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尤其是負債率高的經濟體將遭到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2008年之後我給實行了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非金融類企業的負債率大幅度上升,2012年之後,金融領域的主導思想是放松金融管制。由于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普遍存在預算軟約束,金融自由化的結果是負債率飙升,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野蠻生長,其中隱含的金融風險是不言而喻的。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說明決策層已經意識到這一點。當資本流向出現變化,需要高度關注金融市場的流動性風險。決定市場流動性的不是總量而是邊際的增量。今年前三季度市場還處在“資産荒”的狀態,進入年底就出現了“資金荒”,從“資産荒”到“資金荒”的轉變十分迅速,關鍵就在外彙占款的減少導致的邊際流動性收緊。如果資本外逃在未來持續成爲常態,則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緊張狀態也將是常態。更需要關注的是,如果歐洲政壇上民粹主義在主要國家占主導地位,則歐元將逐漸步入解體的趨勢,歐元兌美元將大幅度貶值,美元指數將飙升,對人民幣構成較大的壓力。這將威脅到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對中國股市也構成嚴重的威脅。3、從監管政策視角看,“總結股災教訓、恢複市場的正常功能和秩序”(這是今年的股市政策基調)仍然是2017年度的股市政策導向。“穩健發展”將是2017年股市監管者的指導思想。因爲2017年恰逢重要的政治周期。2015年股災之後政府資金已經深度介入股市二級市場,使得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能力維護市場的穩定。2016年的股市波動幅度越來越收斂的現象表明,政府資金的操作起到了平准基金的作用,估計此舉在2017年仍然會重複。爲了貫徹“金融爲實體經濟服務”的思路,以及經濟工作會議確立的“爲企業去杠杆”的指導思想,新股發行的節奏將繼  當資本流向出現變化,需要高度關注金融市場的流動性風險。決定市場流動性的不是總量而是邊際的增量。今年前三季度市場還處在“資産荒”的狀態,進入年底就出現了“資金荒”,從“資産荒”到“資金荒”的轉變十分迅速,關鍵就在外彙占款的減少導致的邊際流動性收緊。如果資本外逃在未來持續成爲常態,則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緊張狀態也將是常態。  更需要關注的是,如果歐洲政壇上民粹主義在主要國家占主導地位,則歐元將逐漸步入解體的趨勢,歐元兌美元將大幅度貶值,美元指數將飙升,對人民幣構成較大的壓力。這將威脅到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對中國股市也構成嚴重的威脅。  3股市的重要擾動因素。如果美元強勢持續,則資本外流,不利于我國股市走強。從曆史經驗看,每當美元進入加息周期,全球資本向美國流動,新興市場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尤其是負債率高的經濟體將遭到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2008年之後我給實行了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非金融類企業的負債率大幅度上升,2012年之後,金融領域的主導思想是放松金融管制。由于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普遍存在預算軟約束,金融自由化的結果是負債率飙升,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野蠻生長,其中隱含的金融風險是不言而喻的。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說明決策層已經意識到這一點。當資本流向出現變化,需要高度關注金融市場的流動性風險。決定市場流動性的不是總量而是邊際的增量。今年前三季度市場還處在“資産荒”的狀態,進入年底就出現了“資金荒”,從“資産荒”到“資金荒”的轉變十分迅速,關鍵就在外彙占款的減少導致的邊際流動性收緊。如果資本外逃在未來持續成爲常態,則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緊張狀態也將是常態。更需要關注的是,如果歐洲政壇上民粹主義在主要國家占主導地位,則歐元將逐漸步入解體的趨勢,歐元兌美元將大幅度貶值,美元指數將飙升,對人民幣構成較大的壓力。這將威脅到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對中國股市也構成嚴重的威脅。3、從監管政策視角看,“總結股災教訓、恢複市場的正常功能和秩序”(這是今年的股市政策基調)仍然是2017年度的股市政策導向。“穩健發展”將是2017年股市監管者的指導思想。因爲2017年恰逢重要的政治周期。2015年股災之後政府資金已經深度介入股市二級市場,使得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能力維護市場的穩定。2016年的股市波動幅度越來越收斂的現象表明,政府資金的操作起到了平准基金的作用,估計此舉在2017年仍然會重複。爲了貫徹“金融爲實體經濟服務”的思路,以及經濟工作會議確立的“爲企業去杠杆”的指導思想,新股發行的節奏將繼、從監管政策視角看,“總結股災教訓、恢複市場的正常功能和秩序”(這是今年的股市政策基調)仍然是2017年度的股市政策導向。  “穩健發展”將是值得稱道的是筆者曾經准確預測了過去三年股市的走勢。2013年底筆者預言2014年會出現第二次5·19行情,即政府會刺激股市,使股市在經濟基本面沒有好轉的背景下走強(類似的做法在1999年曾經嘗試過)。事實表明2014年至2015年中的確出現牛市,而股價上漲的原因是人爲的通過增加資金杠杆所致,即所謂的“水牛”。2014年底成功預測了2015年股市上5000點,而當時則被市場和媒體當作雷人的故事,甚至有些媒體把該預測作爲笑話來炒作。在2015年5月份,筆者認爲股災即將發生,不幸也被驗證。成功預測了過去三年的股市走勢,並不表明現在對2017年的股市預測一定是准確的,因爲股市的最大特點是難以預測。之所以過去幾年預測准確,可能是筆者的預測方法和分析邏輯在過去幾年是適用的,但願這個方法還繼續有效。筆者以爲,影響2017年股市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幾點:1、從市場博弈的心理因素看,2015年度的股災對市場的負面影響沒有消除,投資對股市的信心還處在低迷狀態。有關投資對股市的信心可以從投資者持倉賬戶占全部有效賬戶的比例數據中直觀反應出來(投資者持倉賬戶占比在2016年持續下降)。根據以往的市場波動周期,市場信心的回落至恢複大約需要3至4年的時間,2017年度市場的信心仍然處在“療傷”階段。有人從資産配置的角度,推測樓市高位回落將有利于股價的上漲,筆者的看法則相反,樓市下跌可能是股市的主要風險來源。樓市在政策打壓下,成交量已經逐漸回落,估計2017年樓市的價格總體也不會再出現快速上漲的狀態。樓市與股市的關系並非簡單地跷跷板的關系,當樓市進入熊市時,股市也難有起色,樓市從高位回落降導致房地産投資下滑,鋼鐵、建材、家電等相關産業都會受到沖擊。更重要的是,當樓市低迷時,商業銀行(包括影子銀行)的信用創造能力會下降,市場整體的流動性會減少。市場普遍估計的資金將從樓市撤出進入股市的假設是錯誤的。2、從外部環境看,美元升值將是影響未來2017年股市監管者的指導思想。因爲2017年恰逢重要的政治周期。2015年股災之後政府資金已經深度介入股市二級市場,使得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能力維護市場的穩定。股市的重要擾動因素。如果美元強勢持續,則資本外流,不利于我國股市走強。從曆史經驗看,每當美元進入加息周期,全球資本向美國流動,新興市場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尤其是負債率高的經濟體將遭到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2008年之後我給實行了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非金融類企業的負債率大幅度上升,2012年之後,金融領域的主導思想是放松金融管制。由于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普遍存在預算軟約束,金融自由化的結果是負債率飙升,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野蠻生長,其中隱含的金融風險是不言而喻的。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說明決策層已經意識到這一點。當資本流向出現變化,需要高度關注金融市場的流動性風險。決定市場流動性的不是總量而是邊際的增量。今年前三季度市場還處在“資産荒”的狀態,進入年底就出現了“資金荒”,從“資産荒”到“資金荒”的轉變十分迅速,關鍵就在外彙占款的減少導致的邊際流動性收緊。如果資本外逃在未來持續成爲常態,則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緊張狀態也將是常態。更需要關注的是,如果歐洲政壇上民粹主義在主要國家占主導地位,則歐元將逐漸步入解體的趨勢,歐元兌美元將大幅度貶值,美元指數將飙升,對人民幣構成較大的壓力。這將威脅到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對中國股市也構成嚴重的威脅。3、從監管政策視角看,“總結股災教訓、恢複市場的正常功能和秩序”(這是今年的股市政策基調)仍然是2017年度的股市政策導向。“穩健發展”將是2017年股市監管者的指導思想。因爲2017年恰逢重要的政治周期。2015年股災之後政府資金已經深度介入股市二級市場,使得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能力維護市場的穩定。2016年的股市波動幅度越來越收斂的現象表明,政府資金的操作起到了平准基金的作用,估計此舉在2017年仍然會重複。爲了貫徹“金融爲實體經濟服務”的思路,以及經濟工作會議確立的“爲企業去杠杆”的指導思想,新股發行的節奏將繼2016年的股市波動幅度越來越收斂的現象表明,政府資金的操作起到了平准基金的作用,估計此舉在2017年仍然會重複。  爲了貫徹“金融爲實體經濟服務”的思路,以及經濟工作會議確立的“爲企業去杠杆”的指導思想,新股發行的節奏將繼續加快。今年11月份以後平均每個交易日發行2只新股,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數量受到一定控制。從服務實體經濟的角度看,增加新股融資是對實體經濟最好的支持,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屬于錦上添花之舉,因爲上市公司在銀行融資是十分便利的,把更多的資金配置到新股是正確的。因此,“新股加速,再融資減緩”在續加快。今年11月份以後平均每個交易日發行2只新股,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數量受到一定控制。從服務實體經濟的角度看,增加新股融資是對實體經濟最好的支持,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屬于錦上添花之舉,因爲上市公司在銀行融資是十分便利的,把更多的資金配置到新股是正確的。因此,“新股加速,再融資減緩”在2017年還會繼續。新股的加速發行對二級市場的影響不可忽視。2016年的上市公司再融資數量大約爲2萬億元,而新股發行融資只有1500億元左右。假如2017年股市融資總規模不變,但新股融資從1500億元增加到5000億元,意味著當前等待上市的公司基本可以實現上市融資,新股數量將增加600多家。受此影響殼公司的股價將受到挑戰。近期,中小創的股價不斷走低,創業板的走勢明顯弱于主板市場,其邏輯正是如此。這種分化的走勢在2017年將繼續,“抓大放小”(即買入藍籌股,賣出創業板股票)可能是正確的對沖操作策略。總體而言“維持穩定”將是2017年度股市的主基調,股價難以出現趨勢性上升。主要的挑戰可能來自房地産市場及彙率因素,在受到外界因素沖擊下,股指有考驗股災後的低點可能性。2017年還會繼續。  新股的加速發行對二級市場的影響不可忽視。2016年的上市公司再融資數量大約爲2萬億元,而新股發行融資只有1500億元左右。假如2017年股市融資總規模不變,但新股融資從1500億元增加到5000億元,意味著當前等待上市的公司基本可以實現上市融資,新股數量將增加股市的重要擾動因素。如果美元強勢持續,則資本外流,不利于我國股市走強。從曆史經驗看,每當美元進入加息周期,全球資本向美國流動,新興市場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尤其是負債率高的經濟體將遭到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或經濟危機。2008年之後我給實行了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非金融類企業的負債率大幅度上升,2012年之後,金融領域的主導思想是放松金融管制。由于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普遍存在預算軟約束,金融自由化的結果是負債率飙升,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野蠻生長,其中隱含的金融風險是不言而喻的。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說明決策層已經意識到這一點。當資本流向出現變化,需要高度關注金融市場的流動性風險。決定市場流動性的不是總量而是邊際的增量。今年前三季度市場還處在“資産荒”的狀態,進入年底就出現了“資金荒”,從“資産荒”到“資金荒”的轉變十分迅速,關鍵就在外彙占款的減少導致的邊際流動性收緊。如果資本外逃在未來持續成爲常態,則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緊張狀態也將是常態。更需要關注的是,如果歐洲政壇上民粹主義在主要國家占主導地位,則歐元將逐漸步入解體的趨勢,歐元兌美元將大幅度貶值,美元指數將飙升,對人民幣構成較大的壓力。這將威脅到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對中國股市也構成嚴重的威脅。3、從監管政策視角看,“總結股災教訓、恢複市場的正常功能和秩序”(這是今年的股市政策基調)仍然是2017年度的股市政策導向。“穩健發展”將是2017年股市監管者的指導思想。因爲2017年恰逢重要的政治周期。2015年股災之後政府資金已經深度介入股市二級市場,使得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能力維護市場的穩定。2016年的股市波動幅度越來越收斂的現象表明,政府資金的操作起到了平准基金的作用,估計此舉在2017年仍然會重複。爲了貫徹“金融爲實體經濟服務”的思路,以及經濟工作會議確立的“爲企業去杠杆”的指導思想,新股發行的節奏將繼600多家。受此影響殼公司的股價將受到挑戰。近期,中小創的股價不斷走低,創業板的走勢明顯弱于主板市場,其邏輯正是如此。這種分化的走勢在2017年將繼續,“抓大放小”(即買入藍籌股,賣出創業板股票)可能是正確的對沖操作策略。  續加快。今年11月份以後平均每個交易日發行2只新股,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數量受到一定控制。從服務實體經濟的角度看,增加新股融資是對實體經濟最好的支持,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屬于錦上添花之舉,因爲上市公司在銀行融資是十分便利的,把更多的資金配置到新股是正確的。因此,“新股加速,再融資減緩”在2017年還會繼續。新股的加速發行對二級市場的影響不可忽視。2016年的上市公司再融資數量大約爲2萬億元,而新股發行融資只有1500億元左右。假如2017年股市融資總規模不變,但新股融資從1500億元增加到5000億元,意味著當前等待上市的公司基本可以實現上市融資,新股數量將增加600多家。受此影響殼公司的股價將受到挑戰。近期,中小創的股價不斷走低,創業板的走勢明顯弱于主板市場,其邏輯正是如此。這種分化的走勢在2017年將繼續,“抓大放小”(即買入藍籌股,賣出創業板股票)可能是正確的對沖操作策略。總體而言“維持穩定”將是2017年度股市的主基調,股價難以出現趨勢性上升。主要的挑戰可能來自房地産市場及彙率因素,在受到外界因素沖擊下,股指有考驗股災後的低點可能性。 總體而言“維持穩定”將是2017年度股市的主基調,股價難以出現趨勢性上升。主要的挑戰可能來自房地産市場及彙率因素,在受到外界因素沖擊下,股指有考驗股災後的低點可能性。  續加快。今年11月份以後平均每個交易日發行2只新股,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數量受到一定控制。從服務實體經濟的角度看,增加新股融資是對實體經濟最好的支持,而上市公司的再融資屬于錦上添花之舉,因爲上市公司在銀行融資是十分便利的,把更多的資金配置到新股是正確的。因此,“新股加速,再融資減緩”在2017年還會繼續。新股的加速發行對二級市場的影響不可忽視。2016年的上市公司再融資數量大約爲2萬億元,而新股發行融資只有1500億元左右。假如2017年股市融資總規模不變,但新股融資從1500億元增加到5000億元,意味著當前等待上市的公司基本可以實現上市融資,新股數量將增加600多家。受此影響殼公司的股價將受到挑戰。近期,中小創的股價不斷走低,創業板的走勢明顯弱于主板市場,其邏輯正是如此。這種分化的走勢在2017年將繼續,“抓大放小”(即買入藍籌股,賣出創業板股票)可能是正確的對沖操作策略。總體而言“維持穩定”將是2017年度股市的主基調,股價難以出現趨勢性上升。主要的挑戰可能來自房地産市場及彙率因素,在受到外界因素沖擊下,股指有考驗股災後的低點可能性。

                特別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造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2019 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