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66kwe2"></tbody><tt id="66kwe2"></tt>
    • 網站首頁
    • 國內
    • 國際
    • 産業
    • 宏觀
    • 公司
    • 體育
    • 評論
    • 人物
    • 投資理財
    • 葉檀:目前情況下最好的彙率對應辦法到底是什

      發布時間: 2019-11-04 11:17首頁:亞博 > 評論 > 閱讀()

      明年人民幣兌美元會不會到8.3比1  目前情況下最好的彙率對應辦法到底是什麽?  現在已經形成了單向貶值預期,資金繼續恐慌性外跑。  截止12月19日,外彙市場日均交易量達342億美元,較上月305億美元顯著放大。12月20號,在岸人民幣交易放量,單日成交量突破400億美元,創年內第二高,可見,N多人在把人民幣換成美元,攔得住這個,攔不住那個。人性趨利,道德譴責沒用。  外彙儲備承壓。據中金20號發布的研報,截止12月19日,美元指數上升1.6%,歐元、日元和英鎊分別對美元貶值1.8%、2.2%和0.9%,估值變動的負面影響令外儲至少縮水155億美元。正常推算顯示,外儲在本月將跌破3萬億美元。   怎麽辦?   嚴格外彙管制,放任彙率下跌,造成短期劇烈波動,這是很有可能的舉措。   一,遮住自己的明牌   博弈就是在守住自己的底線,找到對方的弱點,盡可能尋找雙方共同點。清澈見底可以形容少年天真,在外彙市場上不是一個什麽好詞。有底線有原則還得有技巧,你一幅牌全讓對手看透了,這牌也就沒什麽好打的了,投子認輸吧。   人民幣現在有部分明牌,這對我們相當不利。   中國處于經濟轉型的限制,目前制造業升級,又要去杠杆,人民幣彙率兌美元不可能處于長周期上漲,地球人都知道,要扭轉市場人民幣的長期下行預期很難。   央行每次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托市,不過是爲換彙者贏得一個難得的操作時間。有點像房地産,每次出台政策房價下跌,都是一個難得的入手時間。彙率絕不能重蹈房地産市場的覆轍。   二是短期內大漲大跌讓投資者找不到北,同時讓人民幣挂鈎一個大錨,這個錨的設定在自己的心裏。   由于挂鈎一籃子貨幣,市場大致可以猜得出人民幣漲跌大致區間,這把牌沒打就輸。花旗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認爲,盯住一籃子貨幣的人民幣彙率政策面臨嚴峻挑戰。根據花旗對其他貨幣的預測,並假設央行將維持人民幣對CFETS和SDR貨幣籃子的穩定性,很容易估算出在6到12個月內,如果美元指數大幅升至108.45,歐元、英鎊和澳元大幅貶值或7.232(在SDR籃子)。   要打亂市場的預期,出人意料地單邊升值或者單邊貶值,否則市場不可控。別相信市場尋底之類的話,金融市場會恐慌到家門也不認識,18層底下還有18層。允許短期大跌,跟恐慌性崩盤,不是一回事。   金融專家余永定12月18日指出,保外彙儲備就不要守彙率了,只要有硬通貨跌到多少咱也不怕。言下之意很簡單,市場想跌到哪兒就跌到哪兒。李稻葵的建議完全相反,20號在《時代周報》的專訪中表示,辦法只有一個,嚴格限制資金外流,由此來控制貶值趨勢。7.35是個臨界點,明年一定不能突破。   專家建議各不相同,怎麽辦?聽聽市場一線人士的說法。   我聽到的是,必須內部設定一個公允值,有大跌必有大漲,既讓市場破掉單邊漲跌的預期,也讓市場不産生根本性恐慌。   牢牢掌握自主權,在必要時控制住通道等。不膠柱鼓瑟,不書生氣,利用離岸市場的價格是個很好的做法,借入遠期美元托住當下的盤,必須控制好風險,預計明年急跌小漲是常態。   三,有些觸及信用根本的辦法 短期再有利也不能做   有人出個主意,在計算外彙儲備時把民間儲備也計算進去,這樣中國就是20萬億美元以上的外彙儲備,而不是3萬億了。這個主意也算曆史悠久,50年代我們每個家庭把鐵鍋還獻給國家了呢。   這個搜刮民脂的馊主意無異于向全世界宣告,我們不會保護私有財産,必要時,我們會讓民間的美元、黃金、所有能折現的統統交出來。   雖說事急從權,有的事情可以做,比如縮小資金出去的閘門,比如讓出去的資金經曆審核,有真實的貿易背景。但有些事情絕對不能做,有些底線絕對不能觸碰,比如,絕不能堂而皇之地盯著民資的口袋,並且大造輿論認爲這筆財富也有可能是政府的,那性質就變了,産生的恐慌將不可控制。認爲損害中産收入階層的勾當,都是動搖國本,都是馊主意。中國未來還要不要成爲經濟發達的體面國家了?

      特別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造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2019 亞博